主页 > 奇·趣事花呗怎么取现
2018-10-08 01:45

花呗怎么取现:苹果处境很艰难?七大数字解读苹果2018财年

花呗怎么取现 — 【客服VX—ding08892】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投资要点:

  事件:公司近期公布三季报,我们实地调研了上市公司。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32.27亿,同比增长52.53%,实现归母净利润3.71亿,经营性净现金流为4277.47万元,同比下降90.3%,ROE为16.40%,同比提升3.85pct。

  行业继续保持高景气度,公司市占率持续提升。根据缝制机械协会经济运行数据,1-8月份行业百家整机完成工业总产值140.15亿,同比增长19.86%,累计生产缝制机械整机产品492.94万台,同比增长21.07%,其中工业缝纫机累计产量356.26万台,同比增长30.33%。公司收入增速高于行业整体水平,市占率持续提升。

  毛利率稳步回升,公司产能较为紧张。公司第三季度单季毛利率持续回升至29.66%(环比提升1.44pct),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随着人民币汇率贬值,预计第四季度毛利率将继续回升至30%左右正常水平。

  上半年毛利率下滑的另一原因是产能不足,培训工人造成一定摩擦成本,目前公司产能仍然十分紧张。

  为支持上游供应链资本开支,公司经营性净现金流有所下降。公司前三季度收到销售收入现金30.91亿,占比营收95.78%,但经营性净现金流同比下降幅度较大,主要原因是公司为了支持上游供应链的产能技改,较多的采取了现金支付的方式,同时由于产销两旺,公司在存货储备上支出较多现金。预计随着第四季度在经销商的信用逐步收回,现金流情况将明显好转。

  资本开支计划保障长远发展。公司近期发布公告,规划将共投资56亿进行缝制装备产能基地建设,其中一期规划投资11.15亿,建设规划约2年,项目以铸造线、金加工线、自动喷漆线、半自动装配线等生产线为主。整个项目规划建设时期约为5年,产能建成后达成智能缝纫机200万台、特种缝纫机10万台、智能缝制单元1万台、智能装备自动线100条的规模,预计总产值90亿元。缝纫机械行业本身属于劳动力密集行业,行业毛利率普遍较低,公司能够做到30%毛利率一方面依赖于公司内部管理效率较高,另一方面依赖于其供应链核心部件由自产供给,新的智能装备生产线将进一步提升公司毛利率空间,为长远发展打下基础。但值得指出的是,目前的账面现金(货币资金+其他流动资产)为10.47亿,总资产规模为39.85亿,资产负债率为37.42%,还有一定程度的负债扩张空间。但面对5年期56亿的资本支出,公司势必将面临较大的现金压力,我们认为单靠债务融资难以满足资金需求,预计将大概率进行股权融资以解决资金问题。

  (责任编辑:HN888)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花呗怎么取现 — 【客服VX—ding08892】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12日电题:《苏晓科等:中弘股份(000979,股吧)面值退市带给A股退市制度哪些思考?》

  作者:苏晓科(申万宏源(000166,股吧)证券资产管理事业部董事总经理)王诗钧(申万宏源证券上海分公司资产管理部项目总监)

  随着深交所11月8日发布公告,正式终止中弘股份股票上市,A股市场上首只面值退市股诞生,这对A股市场有多重意义。首先,它标志着A股开启多元化的退市制度,面值退市制度正式得以实施。其次,它标志着A股壳时代的衰落,壳资源价值逐步消解,不再像之前一样奇货可居。另外,它对其它垃圾题材股、st股产生了较大的震慑,有利于扭转炒差炒小的不正之风,进而重塑A股生态。最后,它给一元股上市公司敲响警钟,未来市场中有关一元股、二元股退市的预期将明显上升,整个A股上市公司的退市压力也会随之增大。

  中弘股份之所以退市,直接原因是股价低于面值触发退市指标,根本原因则在于公司不断发生重大风险事项,积重难返之下,投资者用脚投票——应用市场化行为表达对公司投资价值的判断。2018年以来,中弘股份连续发生多起负面事件,包括多项逾期违约债务、事务所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高管陆续离职、股权司法冻结。公司业绩也出现大幅下降,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累计亏损18.84亿元,同比减少2379.61%,与此同时,公司2017年的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均涉嫌虚假记载情况被立案调查。

  中弘股份退市进程迅速

  回顾中弘股份退市决定作出前的进程,主要包含以下四个阶段:

  2018年8月15日,公司股票收盘价首次低于一元面值;2018年9月13日至10月18日期间,该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修订)》规定的股票终止上市情形,10月18日晚间,深交所公告称,已启动对中弘股份终止上市程序,15个交易日内作出决定,中弘股份也于10月19日起停牌;11月6日,深交所上市委员会召开听证会,充分听取中弘股份现场陈述及申辩意见,获取更全面审核信息,同时向当事人明确揭示作出终止上市决定所依据的事实及规则条款,与此同时,深交所上市委员会召开工作会议,审议中弘股份终止上市事项;11月8日,深交所作出决定,中弘股份退市。

  在此退市决定作出后,后续的退市进程还将经历如下三个阶段:

  11月16日起,中弘股份进入交易期限为30个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投资者可以借助退市整理期的最后交易时间来减少亏损负担,实现退出;最后交易日的次日,中弘股份将从A股摘牌;摘牌45个交易日之后,中弘股份将进入“股转系统”进行挂牌转让。

  不难看出,这次中弘股份退市整体进程是很迅速的,主要原因在于按照交易所的规定,不同于因业绩连续亏损等原因被强制退市的公司,因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面值而面临退市的,不需要经历中间的暂停上市阶段,而直接强制终止上市,大大简化了退市程序。但是相比成熟市场,A股退市制度较宽泛且执行力度较弱,整体仍呈现出“退市难”的局面,为了更好地分析其中缘由,我们对A股退市制度的历史沿革做一次简单回顾。

  A股退市制度历史沿革

  2001年2月,中国证监会发布《亏损公司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实施办法》,当年4月,随着PT水仙因连续四年亏损被依法退市,A股退市机制正式启用。数据显示,2001年至2007年,累计62家上市公司被依法退市,退市机制初显成效。但到了2008年,退市制度却遭遇阻碍。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2年的四年间,无一个股因连续亏损而退出A股市场,且这种“只进不出”的现象是众多绩差股通过施展“停而不退”的招数来规避退市,并非企业基本面无忧。据不完全统计,这四年间有35家企业在暂停上市后顺利恢复上市,A股的退市改革因“停而不退”陷入停滞。

  为此,2012年4月,深沪交易所就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方案公开征求意见,6月正式发布实施,深沪两市主板、深市中小板退市新政正式实施,A股初步确立市场化、多元化的退市标准体系。在坚持市场化的导向下,2014年7月,A股确立了“主动退市”和“强制退市”两大体系。“主动退市”与国际成熟市场接轨,赋予上市公司更大的自主决策权。“强制退市”则规定了因触发交易类、财务类在内的退市指标和因欺诈上市、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而被强制退市的情形。

  2018年3月2日,证监会在两会前就修改退市新规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随后深沪交易所迅速跟进,发布了《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对现行退市制度查缺补漏,细化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实施标准和程序。多轮改革之后,A股已初步形成多元化的退市指标体系,主动退市、整体退市均有具体案例落地,但理想中的常态化退市局面并未实现,原因主要有二:

  一方面,退市去向单一、退市后流动性不足问题构成了企业逃避退市的动机,而退市规则不统一在一定程度上为企业提供了逃避退市的机会。目前被强制退市的A股公司的唯一去处就是新三板市场,但新三板市场流动性的不足严重打击了企业退市的意愿。同时,A股退市制度规定,若公司最近两年连续亏损(含追溯重述)则被实施*ST;若第三年仍连续亏损,则被暂停上市,这里“连续亏损”的判断依据是“净利润”;如果公司第四年仍继续亏损,则被强制退市,这里的判断依据则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的净利润孰低者”。规则上的不统一使得很多本应退市的公司可以通过调节非经常性损益来规避退市标准;另一方面,“上市不易”的认知,让上市公司成为稀缺资源。上市公司不仅仅是一家企业,更是包含了多个利益相关方的共同体,重要股东的利益诉求、地方政府的行政干预、资本玩家的风险运作无一不是阻碍企业退市的强大阻力,壳资源的刚需、市场共识与配套措施的欠缺更是加剧了这一现象。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第一,统一A股退市制度判断规则,对于公司前三年及第四年亏损判断准则上,保持财务类指标的一致性;第二,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结构,建立“梯级”市场机制,避免主板市场一家独大,发挥其他市场的功能性和特色性,实现各层次市场间的有效互通和衔接,让企业退市无后顾之忧;第三,进一步推动注册制的实施,降低企业上市的难度,从根本上打击市场对壳资源的需求,剥除上市企业背后承载的多余意义。

  完善上市公司退市制度,不仅是市场吐故纳新、维持动态平衡,形成优胜劣汰机制、健康稳定发展的前提,更是发挥资本市场资源优化配置功能、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的必经之路,改革迫在眉睫。(中新经纬APP)

  苏晓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