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刘强东发新年信:用必胜的信念迎接春天的到来

来源:芙蓉街网    时间:20190222
【字体:

坡头区花呗套现___购买软件【客服微信:fy17159555025】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知识付费:虽远未成熟,仍值得期待


吉首厨余垃圾分类收集实现全覆盖

  

  

(原标题:北京文化vs华谊兄弟:旅游的“离席者”与“探险者”)

2月17日,《流浪地球》票房突破37亿元,超过《红海行动》,成为目前内地影史票房亚军。随着电影的大红大紫,投资方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文化”)也引发热议,节后首日开盘便宣告涨停。

在北京文化备受关注之际,影视行业的“老大”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谊兄弟”)近日却以另一种姿态出现在大众眼前:缺席春节档、资金承压、上市以来首次净亏损……以至于在面对机构调研时,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即“王中军”,下同)公开做出了3千余字的自我反思。

按照王忠军设想,华谊兄弟将在2019年继续布局实景娱乐。而在2019年,北京文化将正式结束潭柘寺、戒台寺景区长达20余年的承包经营。与华谊兄弟加码旅游相反,北京文化近年来正在不断压缩、剥离旅游业务。文旅融合大背景下,这两家影视公司正在旅游业务的岔路口上踏入“殊途”。

2005年之前:走下坡路的京西旅游与“新星”华谊兄弟

资料显示,北京文化原为京西旅游,成立于1985年,当时公司的全称是北京京西风光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彼时,京西旅游拥有灵山、妙峰山、戒台寺、潭柘寺等多个门头沟景区的承包经营权,以及龙泉宾馆等酒店资产,后于1998年上市。

上市之初,京西旅游业绩保持稳步增长,但公司并未止步于旅游业。例如在2000年,京西旅游收购了一家能源和电池制造厂家以及一家建设开发公司,进军房地产和建材。从结果来看,三番五次的跨界并未给京西旅游带来积极作用。因地产项目投资高、回报周期长以及建材业务经营不善等原因,2002年-2003年间,京西旅游连续两年出现净亏损。

为避免退市,京西旅游几经周折,终于在2004年11月引入了外部资本。最终,京西旅游依靠政府补贴以及出售子公司股权,实现扭亏。

与发展疲软的京西旅游相比,华谊兄弟在这段时期内则是来势汹汹。1994年,华谊兄弟从广告公司起家,机缘巧合进入影视业。

京西旅游上市的1998年,华谊兄弟一口气投资了三部电影,其中就有导演冯小刚的作品《没完没了》,这也是华谊兄弟与冯小刚多年合作的开端。

此后,华谊兄弟凭借冯小刚的贺岁档电影在行业内迅速崭露头角。2001年,《大腕》上映,总票房约4300万元,据称为当年国产电影票房榜首;2003年,《手机》上映,再度获得内地华语电影票房冠军;2004年,《天下无贼》上映,成为冯小刚首部票房过亿的电影。

影视作品的成功为华谊兄弟的后续发展打下基础。2000年-2005年,华谊兄弟的业务陆续扩张至艺人经纪、电视剧、音乐等等,一时风头无两。

2006年-2014年:北京文化转型影视,华谊兄弟跨界旅游

图片:电影《心花路放》官方海报

2006年,刚刚更名为“G京旅”的京西旅游再度更名为北京旅游(公司证券简称变更)。在业绩保持增长数年后,北京旅游再度陷入瓶颈。2012年-2013年,北京旅游营收出现负增长。也在这时,北京旅游明确表示,公司整体规模较小,加之景区培育和发展过程长,令公司发展速度不快。在此背景下,北京旅游宣布进军影视文化行业。

2013年12月,北京旅游宣布收购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希望借此逐步完成旅游、影视文化双主业转型的布局。其后,公司进一步收购了多家影视企业。

2014年10月,北京京西风光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北京文化”)。同年,北京文化凭借《同桌的你》和《心花路放》一鸣惊人。据当时媒体的报道,这两部电影给北京文化带来1亿元左右的业绩提升。在北京文化2014年年报中,影视及经纪业务收入首度出现便占据主角地位,贡献了54.7%的营收;相对的,北京文化的旅游服务收入已连续三年下滑。

北京文化忙着转型影视之际,华谊兄弟却宣布要进军旅游,二者业务出现交叉。2011年,华谊兄弟提出“实景娱乐”战略,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于同年成立,主要利用影视拍摄实景场地,组织文化娱乐活动、文化艺术交流策划等等。

也是从这一时期起,华谊兄弟开始陷入窘境。2010年-2011年间,葛优、章子怡、范冰冰等知名艺人相继离开华谊。2012年,冯小刚影片《一九四二》票房失利。据报道,《一九四二》遭遇“滑铁卢”后,华谊兄弟的市值在两日内蒸发了13亿元。

分析指出,接连的打击令华谊兄弟认识到了核心资源单一的弊病。2014年,华谊兄弟喊出“去电影单一化”的口号,而实景娱乐便是带动公司前进的“三驾马车”之一。

2015年-2019年:传统景区式微,实景娱乐如火如荼

更大的变化在2015年到来。2015年,北京文化开始频繁出售旅游资产,颇有“减负”之感。最先被转让的是龙泉宾馆下属物业公司;次年,龙泉宾馆也被出售;2016年6月,灵山景区在承包经营期限未满的情况下,便被北京文化提前归还。据公告,以上资产近期的财务数据均为亏损。

2019年5月31日,潭柘寺和戒台寺的承包经营权也将被收回。至此,北京文化上市之初所拥有的主要景区资源,或将只剩妙峰山与百花山。

道略文旅产业研究中心总经理毛修炳表示:“北京文化的这些传统旅游景区,采用的还是传统的经营方法,没有新的运作,很难有大的提升和增长潜力。”旅游专家王兴斌也曾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传统景区业绩下滑的一大原因,便是在当前市场环境下,景区转型缓慢甚至不转型。

另一边,华谊兄弟的实景娱乐仍进行得如火如荼。据了解,华谊兄弟实景娱乐包括品牌授权、电影公社、文化城、主题乐园、实景演出等多种业态。截至2017年末,华谊兄弟已累计签约18个实景娱乐项目。

2018年7月,苏州华谊兄弟电影世界正式开业,这是华谊兄弟首个自主运营的实景娱乐项目,也是其“轻重资产结合”模式下备受瞩目的重资产项目,投资达到35亿元。据了解,国庆假期间,苏州共近20万游客入园。紧接着12月,华谊兄弟(长沙)电影小镇也宣布开园。

“老大”地位动摇,华谊兄弟回归“影视+实景”

图片:华谊兄弟电影世界。图片来源:华谊兄弟电影世界官网。

然而,实景娱乐未能助力华谊兄弟近年来的业绩。2016年,华谊兄弟营收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下滑,扣非净利润大减108.52%。2018年,华谊兄弟甚至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净亏损。

另一方面,华谊兄弟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业务在2018年的表现也未能达到预期,收入同比出现下降。而在2017年,华谊兄弟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实现营收2.58亿元,较上年同期仅微增0.61%。这些数据与2016年该板块高达362.34%的营收增幅,形成了强烈对比。

对于2018年实景娱乐业绩不佳的原因,王忠军认为主要是受到市场环境的影响,在开发中的各实景项目进展缓慢,导致相关授权收入有所延迟。此前,王忠军曾透露实景娱乐板块的利润基本上来源于第一期收入,即品牌授权收入,未来还将有运营收入。在2018年上半年,华谊兄弟真正开始运营的只有海口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这也就意味着苏州电影世界项目的运营成效意义重大。

不过,即使去年表现欠佳,华谊兄弟依然对实景娱乐信心十足。在“去电影单一化”后重新喊出“回归主业”的华谊兄弟,这次将“电影+实景”同时作为了核心。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在发展实景娱乐上,华谊兄弟的IP依然存在不足。

“华谊兄弟目前的IP也不能说非常好。比如迪士尼、环球影城有很多少年儿童喜爱的IP,但是华谊兄弟这一块还有所欠缺,家庭游客吸引力可能不足。”毛修炳表示,“另外,在经历苏州电影世界这样投资巨大但回报缓慢的重资产项目后,公司很难说再去投下一个新项目。但凭目前华谊兄弟手头的重资产项目,又还不能支撑他们日后的轻资产扩张。”

北京文化自有IP尚缺,影视旅游存阻力

与华谊兄弟相比,因投资《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等热门影片,近年来北京文化备受关注。目前,北京文化已脱手了几大主要景区和酒店等资产,但仍未彻底剥离旅游板块,依然希望依托现有旅游景区业务,尝试旅游文化与影视业务结合。

业内人士指出,在这一领域,北京文化相较于华谊兄弟,在影视IP资源上依然存在短板。“北京文化完全自己主导的IP还不太充足,在整体实力上,北京文化并非特别强,可能还需要再积累一些影视作品,才能有说话的权利。”毛修炳表示。

资料显示,《流浪地球》原为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旗下项目,北京文化于2017年1月宣布参与投资。据时光网报道,北京文化为《我不是药神》的第四投资方,投资额占比约在百分之十几。《战狼2》中,北京文化则为联合出品方、保底发行方及宣传统筹方。

由此可知,北京文化虽多次押中“爆款”,但自有的热门IP尚缺。

“北京文化很多都是参投,因此没有自己的IP,但华谊兄弟就正好相反,比如《狄仁杰》系列、《一九四二》等等。华谊兄弟作为主投方,相当于自己投资制作,拥有独立的IP版权。”毛修炳表示,“华谊兄弟积累了许多年,已经可以把这些IP落地化,变成一个电影主题乐园,但北京文化还不行。这也是为何一个要做实景娱乐,另一个却要剥离旅游资产的原因之一。”

(原标题:中国蓝田借壳“还魂”遇阻,自称“中央大型企业”直属农业部)

本周上交所就东方金钰(600086)的股权变更事项,接连发出问询函和监管工作函,要求对本次交易的受让方,中国蓝田总公司(简称“中国蓝田”)就相关情况进行解释。这次问询,让中国蓝田和“蓝田股份”这一从A股市场消失17年之久的公司,又一次回到了人们的视线。

2月12日晚间,湖北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600086,简称“东方金钰”)公告,由于中国蓝田未就其身份、主体资格、资信情况及收购的合法合规性提供说明及相关证明材料,决定暂时终止上述股权转让事项。

同日,中国蓝田总经理、法定代表人瞿兆玉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已向东方金钰致函声明,该股权转让决议不符合公司决策制度,因此无效。瞿兆玉还称“这个事情我不知道,没签字、没授权、没批准。”

东方金钰于1993年4月成立,其经营范围主要为宝石及珠宝饰品的加工、批发、销售;翡翠原材料的批发销售等。

2月2日,东方金钰发布股权变更事项公告称,控股股东兴龙实业的股东赵宁、王瑛琰拟将兴龙实业100%的股份转让给中国蓝田。若转让顺利完成,中国蓝田将间接持有东方金钰31.42%的股权,这也意味着,中国蓝田将实现借壳上市。

2月10日和12日,上交所接连向东方金钰发出问询函和监管工作函,要求解释中国蓝田的公司性质和实际控制人等、中国蓝田法定代表人瞿兆玉与蓝田股份的关系、以及本次收购的决策程序等问题。

A股市场不会淡忘“蓝田”这个词。“蓝田事件”曾是中国证券市场发生的著名欺诈案之一。2002年初,5年间股本扩张了360%的沈阳蓝田股份有限公司(600709,已退市,简称“蓝田股份”),因涉嫌财务造假等重大问题,造成业绩连续三年亏损,于2002年初退市。

而自称是“农业部投资直属”的“全民所有制中央大型企业”中国蓝田,则似乎从那场风波中全身而退。除了自身成谜的公司性质和实控人信息之外,把时间倒回“蓝田事件”爆发前,中国蓝田是蓝田股份“不存在控制关系的关联方”,也是蓝田股份“第一大股东的母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自称“中央大型企业”的中国蓝田的总经理、法定代表人瞿兆玉,曾是蓝田股份的法人、董事长,因“蓝田事件”两度获刑。

自称“全民所有制中央大型企业”的中国蓝田

中国蓝田的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1989年3月,为“全民所有制中央大型企业”,且是“经国家工商总局批准成立”的,是“农业部投资的直属单位”。

虽为“农业部投资直属”,但中国蓝田描述的主营业务涵盖了各行各业,具体包括:“农业、商业、制造业、建筑业、通讯业、其他产业项目的投资;钢材、木材、建筑材料、炉料、化工产品、轻纺产品、机械设备、电工器材、仪器仪表、农业机械、农业生产资料(不含化肥、农药、农膜)、饲料及添加剂、汽车(其中小轿车直接销售到最终用户)及其零配件、电子设备、通讯设备等;包装食品、饮料、酒的销售等;以及与上述业务有关的技术咨询、技术服务和信息服务。”

中国蓝田借壳还魂遇阻 自称中央企业直属农业部中国蓝田官网公司介绍。 截屏图

中国蓝田自称“中央大型企业”。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国资委直接管理的96家央企名录,并无中国蓝田总公司这家企业。

天眼查资料显示,中国蓝田目前注册资本为4亿元,“农业农村部为中国蓝田的实际控制人,拥有其100%的股权”。但目前来看,除了中国蓝田自己登记的工商信息外,暂时没有任何公开资料能佐证中国蓝田的“央企”身份。

身份问题也正是上交所在问询函的焦点之一。上交所要求相关方说明:中国蓝田的实际控制人和股东构成情况,并提供有效的工商登记证明文件。

不过,身份的模糊似乎并未妨碍中国蓝田以“央企”的名义做宣传并在地方洽谈合作。

2月11日有媒体前去探访中国蓝田的办公地点,发现在中国蓝田总部的大厅内有多国国旗,设有玉石、瓷器展柜,展柜内有明码标价的玉石等。在公司大厅的书刊架上,还摆放着两本“远百投资”的宣传册。苏州远百投资管理公司(简称“远百投资”)是中国蓝田旗下重要的金融平台。宣传册内,远百投资将股东背景放在第二页突出展示,从上至下的股东层级分别是:国务院-农业农村部-中国蓝田-远百投资。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了远百投资的网站,其主打的身份为“国资全资子公司”,特别在“股东背景”中强调了中国蓝田总公司是“大型国有一类企业”。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济宁新闻在线
主办:大正视窗-辽宁在线信息门户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新华网吴江频道在线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