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IBM谢艳霞:如何把区块链应用到物流领域?

文章来源:温江新闻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4日 02:51  【字号:      】

京东白条云闪付套现 —【204396285】【18359017546】【诚.信.第.一】【安.全.无.风.险】,花呗,京东,任性付,信用卡,等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岛 君 说

  经纬中国自2008年创立至今已走过10个年头,如今已成为专注于早中期投资,投资公司超过480家的行业领跑者。

  在5月19日举办的经纬中国10周年创大会上,车好多CEO杨浩涌、客路旅行CEO林照围等几位“高速增长代表企业”创始人出席了本次会议,谈论了企业高速增长背后的秘密,并分享了创业路上的诸多经验与教训。

  编 辑:夏昆

  来 源:正和岛

  如何看待公司的快速增长?

  问:感谢各位,各位都是明星公司的CEO,大家是怎么来看待我们快速增长的,有什么经验要分享? 车好多CEO杨浩涌

  杨浩涌:我们的“快”可能就是人涨得挺快的,从1000人到现在2万多人。我也是创业10年,“快”的背后是有逻辑的,这有两个原因:

  第一、快是一个非常好的打造团队的方法,你去带一个团队的时候,希望它总是处在一定程度的非舒适的状态,这样对他们成长是最好的。

  如果他们很安逸,每个月不做一些有挑战的事情,他的成长是慢的,如果你把他逼到一个相对非舒适的状态,逼着他去想、去做很多事情,去努力,对团队成长有很大的帮助。

  第二、做得很快的过程中,会暴露很多问题,就是所谓的夜行军或者急行军。

  这些非常快速的节奏,你会发现文化方面的一些问题。例如,组织机构的不合理使得团,任性贷找谁套现,队人员跟不上等,很多问题就会特别早地暴露出来。

  我们做很多事情都是有意识地在压缩时间,在追求一个比较快的速度。

  做一些具体的事情,在战术层面一定要去压缩、去倒逼他们很快地、非常深度地去思考、做决策,在总结经验后再去改变、成长、搭团队。但是在进入一些战略上的新方向的时候,是慢的,是否该进入一个新的领域,是需要非常慢的思考的。

  我们最早犯的错误,也是在做一些战略决策的时候,跑得很快,在做一些具体的事情的时候,反而因为团队能力不够或者是成长不足,做得会比较慢。

客路旅行CEO林照围

  林照围:客路旅行是从2014年到现在,对我们来说,其实高速增长一直有两个核心的点:

  第一,专注和不纠结。无论是在投融资还是在业务上面。客路在全球有18个办公室,覆盖了200多个国家和城市,月活近2000万。从整个亚太来看,在东南亚、港澳台、日韩,已经成为年轻人首选的旅游活动预订平台。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待每一个市场都是独立的,那么用什么样的力量,能够把所有市场全部融合在一起?那就是我们对供应链的专注性:关注上游。有了这点,我们就能在拓市场时候,不去纠结在当地发生的一些特别的事情,并且向下推进。

  第二个高速增长的特点就是:探究如何在供给和需求上面,产生滚雪球的协同效应。

  比如说在韩国的供应链,它能够服务大中华区的、日本的、东南亚的游客,也能服务韩国本地的用户。在这样滚雪球的情况下,我们能够进一步的快速拓展。

荔枝CEO赖奕龙

  赖奕龙:讲到快速增长可能是因为荔枝在过去一年的收入涨了10倍。在一年的过程中,我觉得所有高速增长的东西都是跟你的积累有关。我们是因为在之前做了很多积累,在碰到某一个点,合适的商业模式它就爆发了。

  所以,我的理解是你以前的厚积薄发,就是你在某些方面坚持做了很多年的努力,做了很多积累,做了一些对的事情,做了一些难的事情。然后这些对的、难的事情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让你更快。 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徐传陞

  徐传陞: 其实判断一个创始人,或者说我们怎么看一个创业公司,是这样的:创业者在很多时候,在前面的一两年,根据我的经验,破局真的是要找到一个痛点,或者一个核心想解决的问题。

  如果找到一个自己真正相信,能在这个市场上提供解决方案的痛点,而且能用尽全力去把这个问题解决,就产生了一个大的机会跟变化。

  另外我觉得一个很核心的点还是能聚集人才,或者说这块应该是最核心的。你除了自己有这个想法,远大的愿景以外,怎么让最强的一波人,几百人、几千人,真的去相信同一个愿景。

  我觉得我们做投资,再大也就100个人。可能做任何企业,其实做大了,都可能达到5万人、10万人的规模。所以,怎么能够像传教士一样,能说服那么多人跟着自己的理想去推演,我觉得这肯定是两个最核心的点吧。

  高速发展的公司需要警惕什么?

  问:各位,接下来的问题会越来越尖锐,但是希望能看到更真实的东西。

  首先高速增长,是所有人希望的状态,但是它本身是一种风险,甚至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因为速度一般的时候,我们碰到很多问题都可以随时去解决,但是速度非常快的时候,可能仅仅是一个路边的石子,就能把整个车弄翻。

  这要求团队非,京东套现软件,常的冷静,一边保持非常高速,一边保持非常冷静,很不容易做到。然后大家怎么来做到这件事情。你们觉得对这种高速发展的公司,有什么样的建议和需要警惕的东西?

  杨浩涌:在赶集的时候经历过高速增长,后来就遭遇过相应的风险,所以第二次可能会更小心一点,我自己总结了两点,创业者可能比较容易会犯两个错误:

  第一,盲目扩张与高速增长是两回事。很多人因为融资增长很快,账面上的钱比上一轮的钱可能多了好几倍,就总是能看到非常多的好机会,觉得全都可以投进去,这个也可以做,那个也可以做。但做很多自己团队不应该去做的事情,这是很危险的。

  第二,花钱一定要特别小心,钱是永远不够花的。我第一次创业做赶集的时候一度相当失控,内部采购、招人、很多开销开始变得比较放纵。仔细看财务报表,恶化的很厉害。虽然说销售额在增长、人员在迅速扩张,但这是一个非常不健,漳州信用钱包套现,康的增长。

  林照围:其实每一天都在焦虑的状态中,在速度快的时候进一步焦虑产品。对公司而言,我们一直在两点层面做了比较多的调整。

  第一点,招聘的速度,我们一直是赶不上业务成长的速度。这里面一直要求公司做组织架构的调整,特别是在高速发展的时候,让组织更有效率。

  我们的解决方式是把团队打散到很多小队,并且能够在一个很好的中心化架构上,把每个市场的当地运营权利下放,让他们更快的产生协同效应,并且通过中心化的整体性支持,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第二点,如何平衡中心化和区域拓展的焦虑。

  你从来不知道突然一个地方占比非常大的时候,它是否产生了一定的问题去覆盖到其他的区域。我们也一直在不断地思考,现在最新的状态是把团队分成两条线,实线和虚线,让各个区域之间有一个有效沟通的渠道。

  所有问题的根本性原因,我们发现都是沟通的问题。就算你的原则、策略定好,但是它没有有效的沟通,并且通过有效的架构把它分散出去的话,它还是无效的。我们在沟通上面做了非常大的调整,我做梦都在想,如何进一步跟团队和部门之间进行更好的沟通。

  赖奕龙:我一向很厌恶高速,也是经常被批评。中国的创业者大部分非常喜欢高速,大家恨不得今天创业,明天融10亿美金,后天上市,当然投资人也很希望投一个增长很快的项目。

  我一直觉得长得很快的东西其中会有问题,在我们家乡有种荔枝、种香蕉的,为什么公司起名荔枝,因为我们家乡还有唐朝的荔枝树,还在结很多果。

  但是我们家乡也是种香蕉的,你把香蕉种下去,很快就长很大,很快就能够收成,但是种完一波,你砍掉又重新再来,如果有台风,就没有什么收入,所以种香蕉赚不到太多钱,种荔枝是可以很赚钱的,这是我对速度一直以来的价值观或者说是我的想法。

  所以关于速度,还是要有自己的节奏,有好的节奏是最好的,但是这一点也是最难的。

  徐传陞:因为我们这里都是初创,或者说早期的创业公司,在巨大的海洋里面有无数大的鲨鱼。创业公司作为一条小鱼,必然是要追求速度的。你注定比大公司更有挑战,但关键是在速度里面怎么寻求平衡。

  如果做极限运动,或者骑摩托车,或者说跑步、滑雪,各种极限运动的时候,最好的其实就是稍微失控的感觉。你的能力在不停接受训练,你的肌肉记忆能维持住,随时能够调整,我觉得这是最佳的状态。

  但创业公司是很难稳定的,也就是所谓的安全慢速的发展。因为大公司的资源和人都比你多,他们本来就很稳健,资金也比你充足。这种情况下,你需要比他们更激进一点,维持稍微失控的状态,以更快的速度发展。

  选好方向之后,怎么能够在速度与自己资金、储备上维持一个非常紧张,又能控制好的节奏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早中期的创始人碰到的最大的问题,多半就在这里,怎么发展得迅速又控制。

  怎样克服焦虑?

  问:我们刚才讨论了速度带来的压力问题、风险问题,接下来我们讨论速度带来的焦虑问题。

  我非常能够理解公司成长了100倍,很多时候会觉得压力非常大。请问一下各位,你们最焦虑的事情是什么?以及怎么来克服?

  杨浩涌:最焦虑的还是成长,不管是自己,还是团队。

  如果公司的增长速度,高于创始人的成长速度,创始人早晚会把这个公司拉下来;如果公司增长相对慢,创始人会慢慢把公司拉上去。所以团队的成长,包括自己的成长是最焦虑的。

  因为在成长的过程当中,招这么多人,这些人怎么跟现有团队融合,老团队的人怎样跟上新人的速度,所以,怎么去调整他们,怎么去帮助他们成长是很重要的问题。

  我觉得最多的时间应该是花在这上面,帮助新人融合进来,帮助老人不断地去成长。创造一些正式的场合和非正式的场合,让他们去更多的交流、成长,这是我最焦虑的一点。

  林照围:我非常羡慕可以不焦虑的时间节点。创业这四年,实际上在不同时间节点的时候,焦虑的事情不太一样,但是基本上每时每刻都在焦虑。没钱的时候,在焦虑怎么去找钱,但是,有钱以后,又被人逼在后面,进一步要增长。

  任何时间节点都是不断焦虑的状态,这里面对我自己而言,把这个焦虑变成一个常态的时候,他会变成一个动力。在不同的焦虑节点,有钱没钱,有成长或者说成长放缓,你需要找到你的第二曲线。当第二个业务线快速增长的时候,如果把自己的心态放正后,焦虑就变成了一个动力。

  赖奕龙:焦虑的事情非常多,对创业者来说,可能最焦虑的还是方向不断地在变。有新的机会就会不断地有人来颠覆你,更多的时候在焦虑外面的变化,一会儿是区块链、一会儿是AI(人工智能),我们老是跟不上,特别像我们这种反应慢的。

  方向也是一个长期在焦虑的事情,所以要不断地去学习。另外就是团队的成长,也是大家都比较焦虑的,团队的成长永远跟不上业务的成长。

  徐传陞:我觉得焦虑这方面,没有办法不焦虑。所以,每天我都在努力地学习新知识,包括新的领域。有时候创业公司的格局就是创始人的格局,我们持续突破自己才能发展好。

  我不容易焦虑,也会去追求怎么往下做得更好,从70分变成80分变成90分。如果你甘于平凡,很多时候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可以不焦虑。

  但如果你对自己要求高的话,必然会觉得自己的不足。这里面包括我、张颖,还有我们合伙人,团队怎么持续做得更好,自己怎样更努力学习,我觉得这个应该是每个创始人最大的挑战。

  融资的秘诀

  问:各位怎么融到那么多钱,而且那么高效,这个有什么秘诀吗?

  杨浩涌:我说一下我们跟经纬结缘的经历,也是一个分享,也跟“快”相关。我们在2016年的1月份做了A轮融资,超2.5亿美金,当时红杉投了进来,我自己也放了一些钱。

  当时这个行业已经竞争非常激烈了,如果我们想把企业做好,在竞争里面有一个说法:

  你要带节奏,让对手跟着你的节奏去跑,让行业按照你的节奏跑。

  所以,到了大概7、8月份的时候,我们量跑得挺快,数字已经开始变好,变得还不错了。打算在11月份的时候,启动下一轮融资。正好我们同经纬聊,经纬表示有机会再投一轮。我们当时还是需要一些钱,当时我跟经纬说,5000万美金,我给你上一轮估值,但是一个月之内Close。

  最后做完了,我们很开心,经纬也很开心,因为我觉得那笔钱对我们在年底发力,把对手拉开,拿到下一轮融资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我们钱在那个时候是够的,超2.5亿美金能够支撑我们到12月份,然后再去融资,甚至到第二年6月份,应该都是撑得住的。但是我觉得在那个时候,在竞争非常激烈的情况下,多买一个保险,多拿点钱是非常重要的。

  林照围:我平常还是一个有点小纠结的人,但是在投融资这个事情上面,作为经常被diss的投行人士,不纠结真的很重要。其实你在每一轮的融资,如果对估值太追究真的没有任何意义。看远期公司未来的发展,你到最后多一个点、少一个点,对公司本身没有任何实际影响的。

  这时候企业在任何一轮估值上面,你去纠结,多拿20%、少拿20%,最后你反而会错过很多的时间跟机会。作为一个在旅游行业创业,一直没有碰到风口的企业,我们能够跑得这四年快速的厚积薄发的核心,也真的是在每一轮融资不纠结。

  赖奕龙:我想说的是,自强则万强,首先你的业绩肯定要好嘛,但是,我总结一下我过去的一些教训,可能对在座的各位有一些帮助。

  首先,找专业的机构来帮忙,好的FA非常重要。

  第二,你团队如果逐渐有规模之后,还是要有善于融资的财务总监或者是CFO的角色来帮助你做这个事情。像我们做产品、技术的话,在融资方面的确非常不擅长,这里面有很多有技巧的东西,我们都不懂。所以说,一定要找专业的人来帮助你做这件事情。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正和岛。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原标题:王湘穗:如何与病态的美国打交道

  对于崛起的中国,美国表现出越来越强烈的焦躁。曾经辉煌的帝国,因自身衰老、看不得也容不下其他国家发展的更好,这实际上是霸权国家进入更年期的体现。在西班牙帝国、大英帝国的晚期,也患过类似的病症。我们今天的问题是,如何与罹患帝国衰落综合症的美国打交道。

  视中国为“长期敌手”是一种认知障碍

  最近,美国政府相继发布《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2017》、《美国国防战略报告》、《核态势评估》等多个战略报告,其中明确定义中国为挑战美式全球秩序的“修正主义国家”。在首份国情咨文中,特朗普更是明确提出中国是挑战美国利益、经济和价值观的主要“对手”。值得注意的是,“对手”(rival)的称谓,与此前更多使用的“竞争性对手”(competitor)有很大区别,其具有长期“敌手”的意涵。这说明,在经历了几年的大讨论之后,美国的政治精英们——国会议员、政府官员和战略学者已经形成了基本共识:中国是美国的长期“敌手”。特朗普政府发布的系列报告,正是这一共识的体现。

5月3日 美方代表团访华,展开中美贸易磋商 图/视觉中国5月3日 美方代表团访华,展开中美贸易磋商 图/视觉中国

  在美国政治精英看来,作为目前世界上最有能力挑战美国地位的国家,中国是美国的完美对手。在今年2月美国国会参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称,中国的间谍瞄准了全美的学术机构,特别是科学、数学等学科,他们利用“非传统”的线人如教授、科学家、学生,这些线人不仅大城市有,小城市也有,基本上渗透到了每个学科,京东白条买手机套现,。雷强调,中国对美国的威胁,已不仅仅是对“美国政府”(whole-of-government)的威胁,而是对“美国社会”(whole-of-society)的威胁,这需要全美社会携起手来共同应对。这种近乎荒唐的看法竟然得到与会人员的认同与附和。在美国政界,恐华、反华正在成为一种新的时尚。反华的声音越来越响、调子越来越高、例证也越来越荒谬,而理性声音越来越没有市场,主张对华友好的人士被戴上令人可怖的“熊猫派”红帽子,渐渐从政治舞台上销声匿迹。每一位候任政府官员如果不表现出对华强硬立场,就会受到国会议员的刁难。而由幻想造出的可怕对手、无处不在的间谍与内奸,使得当下的美国政坛飘拂着麦卡锡时代的陈腐气息。

  目前美国政治精英们正试图通过媒体渲染,把“新敌手共识”发展为弥漫在美国社会中的集体意识,为与中国的对抗创造社会基础。这些偏执的认识,无疑反映了美国精英们不愿面对现实的认知障碍。美国病了,而且病的不轻——不辨是非,也不知好歹。

  需要确定的是,美国精英们把中国摆在对手位置上,不是对中国进入新时代或一带一路构想的回应,更不是对中国部分学者超越美国言论的反弹,而是基于中美两国的国家生态、发展阶段和两国国力变化的判断,更是一个老大帝国维持不切实际的利益和自尊的病态需要。

 英国《旁观者》周刊封面截图 英国《旁观者》周刊封面截图

  病体难调:无法统一的行动

  在明确中国为主要对手的同时,美国政府展开了对中国的打压行动。通过军舰游弋南海、对台出售武器、渲染所谓中国间谍威胁、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阻止中国高技术企业进入美国市场、限制中国对美国高技术投资、对中国商品大幅征税、制定和签发《台湾旅行法》等多种举动来打击中国。凡此种种说明,美国精英对中国的敌意,正在从共识变成行动,中美间的对抗已超出经贸领域,开始向政治、安全领域扩散。

  近一段美国的反华、制华、压华举动气势汹汹,仔细看却并无章法。这说明,金融、军工、制造业、商业、科技等不同集团各谋其利,代表着不同利益集团的美国政客,在表面上可以形成针对中国的共识,却无法协调不同的利益诉求。主要代表美国本土资本和实体经济利益集团的特朗普,热衷于和中国在经贸领域的竞争,他的行动已经影响到许多农业州的利益,也引起跨国金融资本集团和科技公司的忧虑。从打压中国中获取利益,这是他们共同的目标;而如何从中获得更多的一杯羹,则是彼此难以调和的小九九。故而,特朗普发出与中国对抗的基调就像出自音调不定的号角,无法形成针对中国的统一步调。

  下一步中美关系会如何发展,取决于美国对中国的打压程度和中国的反应。从世界局势的变化和两国利益及力量的角度看,中美关系应不会陷入壁垒分明的“新冷战”。如今的世界,已经超越了划分两个阵营进行对抗的时代。那种以冷战思维、地缘博弈思想去分析和理解中美关系,显然已不合时宜,也难以得出正确的解释。以币缘政治的视角去看,今天美国需要一个相对统一的全球货币和经济体系,才能支撑残存的全球霸权和最大化的美国利益;而正在崛起的中国,目前也需要从这一体系中争取更大的发展空间与更长的时间。美国作为一个以金融服务业为主的虚拟经济国家,必须要靠占有全球资本的积累为生,其中主要的就是实体经济国家提供的剩余价值。

  危机之后的美国,需要获取更多剩余价值,才能维持其已经日益空心化的经济,稳定严重分化的社会。作为世界最大的实体经济国家,中国是当今世界实际财富增长的主要贡献者,也为美式全球体系继续运行提供了主要支撑。因而,美国更需要从中国获取实际利益和对其主导体系的尊重。分析彼此利害与需求,就,京东白条闪付怎么套现,不难发现,在中美之间确实存在着一定的相互依赖关系,但不是平分秋色,而是美国对中国的依赖要更多些。

  对美国来说,打压中国是为了从中国那里榨取更多的利益,如果一拍两散,导致中国脱离美国主导的全球体系,将是其难以承受之失。这是因为,失去了中国的全球体系就不再成为全球体系。若中美对抗导致中国脱离美元体系和美国市场,固然对中国当下的发展不利、对世界格局平稳过渡不利,但其直接后果就是美式全球化体系的彻底解体和美国全球霸权的戛然而止。只为求利,却不能害自家霸权的性命,这是美国与中国战略博弈的利益边界。明白了这一点,就知道美国挑起中美对抗,实际上是在赌一盘棋盘不被打翻的博弈。

  谋势取势 善于斗争

  作为全球霸主,任何国家和地区在全球范围的崛起对美国都是威胁,不管是以往的苏联、日本,或是今天的欧盟、中国都是如此。中国越发展、能力越强,对美国的威胁就越大;中国发展越快,这种威胁就越紧迫。中国的发展对美国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中国既然怀揣着足以改变世界财富等级的能力,其本身就是罪过。更何况以独特模式发展起来的中国,具有颠覆资本全球积累路径的可能,更是资本主义全球体系的异己力量。所以,无论中国如何表白主观上没有取美国代之的想法,在行动上也小心翼翼地避免刺激美国,却仍然避免不了被认定是美国长期敌手的国家宿命。

  在此之前,中国曾经要通过与美国主导的全球体系接轨来实现发展。随着中美经济规模的接近,美国一方面试图越来越多地占有直至独占中国发展的红利;另,苏宁任性付怎么套现,一方面,美国又想方设法阻止或遏制中国的发展。美国的贪得无厌和霸道无理,是中美矛盾的根源。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中国对此种局面要有平常心,知道这是中国复兴道路上必然会有的成长烦恼,坦然面对就是。

图/视觉中国图/视觉中国

  面对美国趋于强硬的对华战略,我们首先要不惧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两手对两手,既不怕事也不躲事。美国挑起的贸易战,就实行奉陪到底的自卫反击;对在台湾问题上的挑衅,更须坚决反制。我们要防止美国用其军事优势来讹诈中国,以获取经济和政治利益。因而要坚持底线思维,加强军事力量建设,如孙子所谓“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我们要依靠自身力量和敢于使用力量的决心,慑止美国对中国国家核心利益的挑衅与损害,保卫国家领土主权、保卫中国和平发展的大环境。

  其次,对美打交道不可鲁莽,对美国虚声恫吓和挑衅刺激不与理睬。做到无故加之不怒,坚毅隐忍,处事有方有理有节。辱骂和恐吓绝不是战斗,言语不轻率、不出恶声,从容应对。不随美国刺激起舞,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我们的斗争要有原则、也要讲艺术,应避其锋芒、击其隋归。只要坚持独立自主、我行我素、把自己的事情办好,便能立于不败之地。

  不依赖,主要是不依赖美国的市场和技术。中国的改革开放,曾经承接发达国家产业转移浪潮,积极引进西方企业与技术,并以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市场为主要出口目的地,而我们也将大量贸易顺差购买了美国的债券,转化为美国带来巨大收益的资本投资。如今这一产业链、价值链被视为不公平的渊薮,也当然是欲加之罪。根据已经变化的世界经济格局,我们应以通过积极推进和完成工业化、城市化进程,更多顾及民生和开发内部市场,扩大与周边国家合作,推进亚太区域共同体建设,努力挖掘13亿人的潜力与市场,开发一带一路国家40亿人合作的新市场。中国只有展现出自主创新、攻关克难的姿态,减少对美国市场的依赖,才能避免受制于人。美国人才会明白,中国的发展是十几亿人数十年艰苦奋斗的结果,不必靠他人的施舍也能发展下去。

  中国不怕霸权,也不打算取代美国当世界霸主。一个主权国家充当世界霸主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美国表现出的咄咄逼人,既是特朗普的“交易艺术”,也是美国经济虚拟难持续、实体回不去因而虚火太旺的表现,恐怕只能通过挑事、挫败、再挑事、再挫败的方式发泄出来。在几番折腾之后,才会无奈接受“卿本老矣”的事实,承认全球霸权已是美国扛不动的负担。未来的全球化,将是属于全球人民的全球化。到那时,美国才可能愿意与中国平等相处、相互尊重、互利合作。在目前的中美关系中,应适当拉开距离,采取既非合作又不对抗的疏离战略,用保持距离的方式避免中美缠斗甚至正面相撞,防止为其帝国衰落综合症所伤,为持久的博弈奠定基础。

  与病态的美国博弈,要善于谋势取势,争取斗争的主动权。目前,我们可降低对美合作预期、适当拉开距离,做出“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的姿态和准备,以不争为争,以取势求主动。中美拉开点距离,彼此才好相处。中美间若要合作,就要改变“剃头挑子一头热”的现状,需要双方共同意愿和彼此相向而行的善意举动。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商人之道,不应左右大国间的战略关系。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夫唯不争,故无尤”。降低对抗和合作的热度的疏离不争,体现了时间和正义在我们一边的底气,这种以不争为争、谋势取势的东方式智慧,可为中美关系在合作与对抗的两个极端选项之外,拓展出一片新的天地。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信基金会” 作者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王湘穗)




(责任编辑:浙江新闻)

专题推荐


? 1996 - 2018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